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装备展示 >> 内容

沉默给了我本沉默传奇另一种韵味

时间:2018-3-22 9:28:30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沉默给了我本沉默传奇另一种韵味,沉默就是沙画中的神奇,沉默是冬春间的一抹新绿,沉默让思恋的月光更柔情似水。陈明边走边讲,离豆腐坊不远,只见在如窑洞般的小房里钻出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,看见他那种形态,我一...
沉默给了我本沉默传奇另一种韵味,沉默就是沙画中的神奇,沉默是冬春间的一抹新绿,沉默让思恋的月光更柔情似水。

陈明边走边讲,离豆腐坊不远,只见在如窑洞般的小房里钻出一个弯腰驼背的老头,看见他那种形态,我一下子想起高玉宝笔下给地主扛活那些长工。

陈明朝老头喊:“豆腐倌,小个子派人来采访你,快出来迎接一下。”

豆腐倌把我们迎进屋去,陈明看着他开门见山地说:“原来在这里下乡的那个小个子,人家现在是市报的主编,市报副刊刊载了村里王杰的一些事情,想不到很受读者欢迎,所以他们还想写写王杰,再搜集一下她的题材。王杰用臭鸡蛋换豆腐、和把马弄惊了坑你的那些事我已和他们说了,你看看还有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说给他们听听。”

豆腐倌看着我们说:“这个王杰真是拿她没办法,刚坑完我不久却又来帮我办好事,还给我儿子介绍了一个对象,你们说我还能和她计较吗。”

豆腐倌把我们让进了屋里,一边给我们沏茶,一边讲述王杰的故事:

王杰坑我不久便来了我家,嬉皮笑脸地和我说:“豆腐倌,给你办件好事怎么谢我啊?”

此时我被王杰把马弄惊摔得我腿还有些疼痛,就没好气地说:“你还有什么好事?你不坑我老头子就烧高香了。”

王杰一脸认真的样子说:“真的,我给你儿子介绍个媳妇。”

我见王杰不像是开玩笑真是大喜过望啊,我那个病儿子谁肯给当介绍人啊,于是马上换了一副笑脸,恨不能管王杰叫奶奶,不管是否会介绍成自然对她一番千恩万谢。

几天后王杰娘家哥哥,领着姑娘及她叔叔、舅舅等一行数人来小李村相亲。

姑娘的腿有些残疾,走路看着微瘸,经历过一次坎坷婚姻,这些王杰提亲时都已经概括地说过了。

王杰和我说相亲的人里有姑娘的一个舅舅,外号酒囊,平时人很好,一喝酒就走形,三杯酒下便一改不喝酒时较稳重的状态,变得张牙舞爪飘飘然,简直就与没喝酒之时判若两人,特别是酒喝到个八、九分醉进入最佳状态,那德性就更无法说了。每逢那时酒囊精神也来了,话也多了,天是老大他便是老二,三教九流,无所不懂,五行八作,什么都通,不管人们谈论什么,没有酒囊接不上话茬的,而且是滔滔不绝,甚至妙语连珠,此时的酒囊大有诸葛亮舌战群儒之势。酒囊虽然喝酒失态,但因平时办事极稳妥,所以人们并不因酒囊在酒醉时那些过头语言而看不起他。相反酒囊在众亲友眼里,还算数得着的人物,在某些重大、带有决策性问题处理时往往还是酒囊一锤定音。

在来相亲的七姑、八姨、三叔、二大爷、及数得着的那些屯不错里数着酒囊,无论在辈分、阅历、等各方面都比别人高一筹,所以这次相亲酒囊是关键人物,也就是说,亲事成与不成都要看酒囊的态度。

酒囊的这个情况王杰不但告诉了我,也及时传达给了负责席间全面工作的队长,告诉他只要把酒囊陪好亲事基本就可以定砣。

那个年月酒不随便卖,不要说没钱,就是有钱你也不会随便买到很多酒,酒是要凭票供应的。

那时候走后门这个词刚刚兴起,还不时兴送礼什么的,偏巧我一个亲戚在县副食店负责卖酒,常言说近水楼台先得月,于是我弄来了几十斤老白干,一切安排就绪只待开席。

在到了开席时间,全村的男女老少基本都来了,队长当然把村里几个有名的“酒匠”安排在酒囊一个桌,并且一再叮嘱:“不要如每回喝酒那样光知道往自己肚子里灌酒,主要是要陪好人家,否则我饶不了你们……”
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之后酒囊的话匣子便打开了,环视着陪他喝酒的几个人说:“听说你们小李村这地方兔子挺多是吗?”

几个陪酒不知酒囊此话的意思,几人你看看我、我看看你面面相觑无言以对,都不知怎么回答这句话好,不知道酒囊的话是真指这里野兔多?还是意喻骂小李村的人。

在陪酒的人里也有二牛,见众人谁也不说话,便应付了一句:“嗯、是啊,小李村这里兔子是不少。”

酒囊看着二赖子挑衅的语气问:“小李村的兔子多到什么程度?”

二牛此刻已经明白酒囊的用意是在骂人,于是便说:“多的狠啊,比如说吧,在我坐的这到你就会有一个兔子。”

此话一出众人哄堂大笑,个个眼睛盯着酒囊,好像是在说:怎么样?得瑟啊?遇到茬上了吧?

酒囊就是酒囊,人家岂会就此服输啊?如果就此输了以往舌战群儒的场合怎么应付得了啊。

酒囊听完二赖子的话也不生气,也不急于说什么,而是端起酒杯一仰脖酒杯即见了底,于是众人也只好跟着喝酒。

酒囊见大家都喝干了才慢条斯理地说:“那还算多?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,那里的兔子确实多得很,比你们这里兔子多多了啊。”

有人不知就里就问:“什么地方兔子那么多?会多到什么程度啊?”

酒囊看着二牛向众人比划了一个圈说:“是什么地方咱就不用说那么具体了,反正那里兔子相当的多,比如说吧,在我这到你们几位这么远就会有一窝兔子。”

众人一听又面面相觑,你看我、我看你,大眼瞪小眼地互望了望然后哈哈大笑。

气氛活跃起来,你一个故事,他一个典故,推杯换盏,高潮迭起,酒喝得不亦乐乎。

不一会儿功夫,小李村的几个“酒匠”陆续败下阵来,先是两个说有事借故退席,后来又顺着尿道溜走了几个,最后只剩了二牛与另一个人还坚持着应付酒囊。

过了一会那个人扑通一声倒在了炕上,醉得两眼一闭任人摆弄,软绵绵的如同死了一般不动,有人过来急忙弄他下了酒桌。

只剩了一个二牛磕磕巴巴地还与酒囊对付,酒囊一看二牛的样子也没有什么大能水了,因为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明白了,再耍二赖子也就没什么意思了。

于是酒囊就大声说:“小李村还有没有能喝点酒的人了?咋净弄些伤病员与逃兵来陪客人啊?”

队长在屋里屋外忙活着,听见喊声往那里一看只见桌上已然无人,就二牛自己还磨磨唧唧地不知说在什么,于是不敢怠慢急忙喊张军、唤李四,催王二麻子等赶快去那桌陪酒囊。

可是这些人谁也不上桌,因为他们早就如欣赏耍猴那样,清清楚楚地看到酒囊刚才是怎么灌醉村里几个“酒匠”的,他们心里想清楚,刚才被灌醉的几个人都是村里喝酒有名的八大金刚,连他们都败的败逃的逃了,别人怎么抵挡得了啊?所以无论队长怎么喊叫谁也不去陪酒囊。

队长没办法了,嘟囔着骂道:“你们干什么来了?都不上桌陪酒不是把酒囊晒起来吗?那样的话相亲不就砸了吗?豆腐倌儿子说个媳妇容易吗?到节骨眼时都他妈的不捧场,算他妈什么东西啊?都是来混吃喝啊……”

队长无奈只好大喊一声:“把酒壶拿来。”

队长说着接过送来的酒壶,上炕就坐到了酒囊身边,看着他半真半假地说:“没人陪我来陪你、说吧,想怎么喝?用杯还是用碗……”

酒囊也不说话,眼看着队长倒了满满一碗酒放到了自己面前。

队长以为这一大碗酒一倒会镇住酒囊,可以缓和一下被动的气氛,聊一会天也就差不多了。

可是队长怎么也没有想到,他那些大话与举动非但没镇住酒囊,酒囊却自己要过来酒壶也倒了满满的一大碗酒,并且端到了队长面前嘿嘿地笑着说:“干嘛啊?给我来下马威啊?想用这种细不细忽悠谁啊?”

队长更没有想到的是,酒囊把酒碗端到他面前一晃说了声——干,然后也不等队长表示什么,便径自咕咚咕咚地一口气喝干了一大碗酒。

队长傻了,所有的人都傻了,一个个眼珠都不转定格在酒囊的脸上,人人露出惊诧的表情。

队长一看不好便李承晚的裤子——堆裆了,他知道凭自己酒量是怎么也应付不了酒囊,于是也不要面子了,酒也不喝了,下地逃也似的跑掉了。

这下子酒囊不干了,扯开嗓子大喊大叫:“干嘛啊?拿我们二百五啊?有这么喝酒的吗?没两下子你就别上桌啊?上桌还想装大瓣蒜忽悠人,也不称几两棉花纺一纺(访)鄙人外号叫什么,靠,就你那样还跑我面前耍里哏楞来了,想逗西江月啊?拿谁当礼拜天过咋地……赶紧给我回来!回来……”

无论酒囊如何叫喊,哪里还有队长的影子啊。

一屋子的人都看着酒囊,酒囊更不干了,把筷子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气囔囔地说:“你们小李村的人真鸡巴不讲究,大老远奔你们来了连个陪酒的人都没有,这是他妈什么事啊?不喝了,撤席……”

队长跑出招待酒囊的屋并没有走,他知道自己今天唱主角,可是他实在是犯难,村里能喝酒的几头蒜都败下阵来,满以为自己那招可以镇住酒囊,那曾想遇见吃生米的了。

队长抓耳挠腮急得猴一般乱转,心里想着:也不能因此而把事弄砸了啊?可是不砸怎么办啊……

突然他想到了王杰,王杰向来快言快语什么话都敢说,什么事都敢干,什么屎也都敢拉,她才不管是酒囊、还是饭桶都会一律打家伙(一视同仁),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只好让她出面来和稀泥,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吧,眼下也没有再好的办法了啊。

队长想到此,赶紧叫人去邻居家找来正陪女客人吃饭的王杰,然后扼要和王杰说明了八大金刚败北,及自己临阵脱逃的情况,并告诉她全村没有可以再上战场的人了,现在酒囊还在叫阵,让她赶快去应付一下,否则要大事不妙。

王杰一听马上就急了,看着队长随口骂道:“你还好意思说啊?你不是唱主角的吗?真他妈的丢人……”

队长急忙说:“在这节骨眼咱俩就别掐了啊,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吧,酒囊在屋里还叫着阵呢。”

于是王杰撇下队长快步走进了屋里,此刻一屋子人还都在看着酒囊嚷嚷,每个人脸上表情各异,有呈得意之状的,还有幸灾乐祸的。

王杰与酒囊论着叫姐夫,东北有句玩笑话说姐夫与小姨子閙着玩没大没小,小姨子有姐夫半拉屁股,凡是叫姐夫说话可以没深没浅。

当下王杰一进屋就冲着酒囊说:“干嘛啊?耍猴啊?赶紧拿锣来敲让这老猴子爬杆……”

酒囊没人陪酒憋着一肚子气,正在叫喊的起劲,忽然被吊子劈头盖脑一通数落当时就没电了,说话也不那么冲了,但还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“王杰、你这是办得什么事啊?亲事是你牵的不,我们也得过你,可是你白明白一回了啊……”

王杰一蹁腿坐在了刚才队长的位置上,然后两眼直直地盯着酒囊说:“瞎咋呼什么啊?什么我白明白一回了?我看你有多大尿(能力),今天姑奶奶来陪你,说吧?怎么喝……”

酒囊根本没想到王杰会上桌陪酒,但他也知道这娘们不拉人屎,多少个男人在方方面面事情上都败在了王杰手下,于是酒囊略显惧色看了看王杰。

王杰看酒囊不说话就说:“怎么了?你瞎嚷嚷不就是喝酒吗?姑奶奶保证陪好你,来吧。”

酒囊看着蛮屋子的人突然大声说:“你们小李村的男人还是男人吗?都他妈一个个阴盛阳衰了?干嘛弄个母子来糊弄我们啊,真他妈没劲……”

王杰大声说:“你瞎叫唤什么啊?不就是喝酒吗,你喝多少我陪着,如果姑奶奶比你少喝一滴就下地打滚、学狗叫给你看……”

酒囊一听不再说什么,看着众人大声说:“大家可都听见了,这话可说王杰自己说的,我倒要看看这狗叫声她是怎么学出来的……”

无论何时看热闹的人也不怕乱子大,满屋子的人都嗷嗷地怪叫着:“喝吧、喝吧、王杰说话何时不算数过啊,人家吐唾沫都是钉……”

于是酒囊自己先倒上一碗,接着给王杰倒上然后端起自己的酒碗。王杰也跟着酒囊端起了她的酒碗,二人向前一举咣的一碰各自送向自己的嘴边。

酒囊边喝边用眼睛瞟着王杰,他唯恐王杰也像队长似的他自己喝酒人家跑了。

王杰与酒囊碰完酒碗端到了嘴边,闻着白酒甜滋滋诱人的香味,但她知道喝时酒却是辣的,因为她们家白翔喝酒,她偶尔也喝点。

但王杰就是王杰,决不能像队长那样堆裆临阵脱逃。当下眼睛一闭脖子一仰,咕咚咕咚一碗酒顷刻见底,然后把酒碗底朝上让酒囊看。

酒囊边喝边看着王杰,见人家的酒已经喝干他也不甘示弱,一口也喝了个底朝天,乓的一下子把酒碗礅在了桌子上。

众人一片掌声,酒囊把大拇指挑起高高举到王杰面前说:“不怪你们村的人都服你,你比小李村所有的男人强多了……”

接着二人又干了一碗,酒囊看着王杰说:“王杰、行了、咱今天就到这里吧,我虽然贪酒但也不是没有节制,更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咱们有机会以后再喝,今天就冲你王杰这么够意思婚事就这么定了,这个家我当了……”

亲事定了,送走了酒囊等人,再找王杰时哪里还有她的人影啊。

众人知道王杰喝了那么多酒,怕有意外于是四处寻找,有人还边找边大声地喊王杰名字……,

人们正在找着,只听在房顶上王杰嗷的喊了一声:“我在这呢,都瞎叫唤什么啊……”

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在豆腐倌并不大的房顶上,在一处摞起麻袋的阴凉处活脱脱躺着个王杰。

作者:admin 来源:http://www.jademansion.com.cn
  • 我本沉默传奇(www.jademansion.com.cn) ©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站信息完全来自于网络,我们只采集发布2003版本的我本沉默传奇,找传奇私服当然到我本沉默传奇发布网